首页

重生之将后第一章

永平四十八年,菜市口的地就没有过,湿答答的烂泥地在阳光下泛着诡异的红色,风一吹血腥味能够飘出很远。买卖于此的百姓小心翼翼的避开湿漉漉的烂泥地,常居于此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,白天人气重还好,晚上住在附近的人都不敢开窗,据说天气阴沉的时候,能够听到哭喊的声音,渗人得很。

两个差役推了一车黄土过来,停在烂泥地旁边,其中留着络腮胡子的差役从推车上拿过铁锹,在手掌上吐了口唾沫,熟练的起活来,一捧一捧的黄土覆盖上烂泥地,遮盖住渗人的暗红色。

另一个差役就没有这么利索了,磨磨蹭蹭的一锹泥还没有堆上去。“大哥,午时还有一批,毛子嘛!”

“啰啰嗦嗦啥子,你忘记狗子是怎么丢差事的。”络腮胡子看起来犷无礼,人还是蛮好的,很是照顾后辈。

差役一个哆嗦,狗子就是没有及时打扫刑场,丟了差事不说,还被打了板子,是死是活还不清楚。

毕竟年轻,差役了一会儿活,又忍不住开始说起话来,“大哥,这年头那个的人是不是太多了,那个的可都是高官啊。”在血腥地,不好说死,忌讳。看了眼四周,凑到络腮胡子身边,声音压得小小的说:“午时那个的听说是安武侯……”

络腮胡子横了差役一眼,“少说这些,咱们只要知道皇帝勤政爱民,让咱们过上好日子就行了。”

“是是。”差役一缩脖子,嬉皮笑脸的应着。

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的皇帝并不需要什么好名声,年过古稀的他觉得残嗜杀好像更加符合他的形象,走在进入地宫的路上,身后是断龙石不断落下的轰鸣声,在沉闷的轰鸣声中赵恒煦回忆着自己的一生,他这一辈子就没有像现在这么平静过。

十岁那年贪玩,带着侍从游猎,等回来发现往昔繁华的广平王府成为了废墟,父亲母亲,所有人都变成了尸体。赵恒煦从尸体堆里把刚出生不久的被母妃护着的弟弟抱了出来,广平王妃的尸体那时候还是温着的,从那个时候开始,赵恒煦就失去了少年应有的天真和贪玩。带着弟拼命逃跑,找到父亲的亲信,率军攻打广怡王,进而吞并广怡王封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~

此页为本章 第1页 / 共6页~

如内容不全或提示是最新章节

(^ ^) 请退出阅读模式 (^ ^)